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明天下 > 第一一零章好兄弟,好祭奠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cmjxg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第一一零章好兄弟,好祭奠

    “忘了這件事,忘了我這個人吧。”

    韓陵山在上船之前有些不忍心,還是告誡了魯文遠一聲。

    “千戶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韓陵山嘆口氣道:“國事紛紛,你我都不過是棋盤上的一枚棋子而已,生死存亡終究沒有辦法自主,府尊為官清廉,就好好的治理潮州,為我大明看守好這塊風水寶地。”

    魯文遠怵然一驚,瞅著韓陵山道:“千戶要去何處?”

    韓陵山搖搖頭道:“我去赴死。”

    “為了大明嗎?”

    韓陵山重重的點點頭道:“為了大明。”

    說罷,就轉身登船。

    魯文遠長揖不起,朗聲道:“天下人或者不記得千戶,魯文遠卻記得,若千戶身死,魯文遠四時八節不敢忘記祭奠千戶。”

    話說到最后,淚水居然糊滿了雙眼,哽咽不能言。

    船離開了。

    魯文遠依舊站在海岸上久久不愿離去,他很清楚,在大明朝,這樣的漢子不多了。

    崇禎八年的時候,鄭芝龍以大明水師提督的名義討伐不肯臣服的海盜劉香。

    鄭芝虎隨征,戰劉香于廣東海上,“口含鋼刀,手持藤盾牌,船尾繩蕩躍”跳至劉香船上格斗,“格盜殆盡”幾乎殺光劉香手下海盜。

    卻大意中伏,遭到漁網網住擲入海里,溺斃。

    芝龍哀痛萬般,為之昏厥。劉香則為芝龍所敗,自殺。

    由于事發地靠近虎門海灘,人們就傳說“地名克人命”,比如落鳳坡之鳳雛龐統,比如絕龍嶺之聞太師。

    有諂媚者在虎門海灘修建了一座鄭芝虎廟,聽說頗為靈驗。

    這沒有辦法不靈驗,鄭芝龍與鄭芝虎少年時一同被父親驅逐出家門,兄弟兩相依為命,共同打下了鄭氏偌大的江山,現在最靠得住的弟弟死了,連一個孩子都沒有留下來,你讓鄭芝龍如何不為弟弟陰間的事情謀劃一下呢?

    來鄭芝虎廟求財的,一百個人里面有一個走路的時候突然撿到一錠銀子,前來鳴冤的有實在是太過凄慘的,一覺醒來之后發現仇人全家都死光了,這不過是一種普通的操作。

    鄭芝虎死后,鄭芝龍的五弟鄭芝豹才真正的登上了海盜船。

    說起鄭氏龍虎豹三兄弟中,唯有鄭芝豹的學問最高,因為他是云昭名義上的同窗——同為南京國子監的監生。

    云昭是國子監的監生,卻從沒有到過南京,鄭芝豹也是國子監的監生,同樣一輩子沒見過南京國子監的大門是什么樣子的。

    所以說,云昭跟鄭芝豹一見面就成了知己。

    云昭絕對不會成為鄭芝虎的知己!

    因為云昭要是干掉鄭芝龍之后,鄭芝虎一定會傾盡全力幫哥哥復仇且不死不休……而鄭芝豹就不一樣了,大家都是讀書人,而且又是冥冥中的同窗,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商量的呢?

    人世間最有用的一個詞匯就是“商量”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生死兄弟會因為商量一下之后就反目成仇,生死大敵也會因為商量這兩個字在一夜之間成為親密無間的兄弟,這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云昭在給韓陵山的文書中說的很清楚——鄭芝豹想當老大已經想了很長時間了。

    開創鄭氏基業的是鄭芝龍,鄭芝虎兄弟兩,如果這‘龍智虎勇’兄弟兩都在,借給鄭芝豹一顆龍膽他也不敢生出什么不該有的心思。

    可是,誰讓老二死了呢?

    鄭芝豹成了老二之后就發現這個位置非常的不好,作戰的時候要第一個上,逃跑的時候要最后一個跑,這樣才能讓大家放心跟隨。

    可是,當老二太慘了,死亡的概率實在是太大了,所以,鄭芝豹就想當老大,然后再找一個愚蠢的倒霉鬼當這個老二……據說,大哥的兒子鄭森非常的合適。

    事實上,鄭芝豹從來都沒有說過,或者表現出自己有想要干掉自己大哥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是,云昭卻能清楚無誤的明白鄭芝豹對藍田縣的要求,在他的眼中,鄭芝豹就差揪著他的脖領子質問他,為什么還沒有干掉他的大哥。

    鄭芝龍每年十月初二會帶著兩艘船離開漳州,去虎門海灘看望鄭芝虎,這時候,鄭芝龍的身邊只有不到五百人的護衛隊伍。

    這些話是鄭芝豹與云昭喝酒的時候深情的講述出來的,那時候的鄭芝豹酒意朦朧,對自己的二哥充滿了思念之情,恨不得立刻離開玉山,親自去虎門海灘拜祭自己的兩位……不一位哥哥。

    還說,如果不是俗務纏身,他一定會立刻去的……如果誰要是能幫他完成這個短暫的心愿,誰就是他親親的兄弟。

    雖然當鄭芝虎的親兄弟很容易被他祭奠,不過,云昭是不怕的,他需要祭奠的人更多,如果有需要,就是鄭芝豹這個同窗,他也不是不能祭奠。

    為此,云昭舉杯聲稱自己便是鄭芝豹的好兄弟,還說天下兄弟都是一家人,兄弟的愿望就是他的愿望,只要兄弟快活,他這個做兄弟的也一定快活。

    韓陵山離開潮州去虎門,就是為了讓縣尊新認識的兄弟更加的快活。

    鐵板一塊的海盜對藍田縣發展海軍非常的不利,相互猜忌并且各自立下山頭的海盜才適合讓韓秀芬一口口的給吞掉,最終把海盜們統統變成有紀律的新海軍,這對大明朝是最有利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呢,海上貿易一定會更加的繁榮,對藍田縣的物資進出口有極大的好處。

    云昭急需的很多種物資,關中根本就找不到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為了生活,關中現有的物資種類足夠了,可是,要想急需發展工業,發展科技,很多東西就必不可少,比如橡膠,比如硫磺。

    云昭看到了韓陵山送來的加急文書,默默地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讓韓陵山去做事情,總是很費人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他從潮州招收的這批人手也不知道有幾個能活下來。

    韓陵山在信中說的很是清楚,想要偷襲鄭芝龍這種當了一輩子海盜的人基本上沒有可能,他手下的五百海賊的戰力一定足夠強悍,更不要說在虎門附近,就有他的大量屬下。

    所以,這一次將是一次經典的突襲戰,集中所有兵力,一次性投放進入作戰,爭取在戰爭初期就與鄭芝龍形成膠著之態。

    然后再由他帶著十個玉山老賊,強行突破,將鄭芝龍斬首,然后迅速乘船離開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切都是最壞的狀態,必須在炸毀鄭芝虎廟沒有弄死鄭芝龍之后才會實施。

    為此,他特意準備了一千斤火藥。

    這種文書楊雄自然是沒資格看到的,文書是錢少少拿來的,就是他,也不知道里面的全部內容。

    云昭親手將文書鎖在一個銅皮盒子里,錢少少熟練地用了火漆,查看完整之后,才交給了楊雄。

    這些東西是不會進入檔案的,所以,楊雄就把這個盒子鎖進了一個巨大的鐵柜子里,這封文書以后恐怕很難再見天日。

    “明日就是九月九重陽節,我答應給寧夏鎮調撥的二十六萬枚銀元,至今只到了一半,另一半,你能在二十日之前準備妥當嗎?”

    云昭對錢少少的工作進度非常的不滿。

    錢少少嘆口氣道:“福王比您想的還要吝嗇。

    洛陽城的官兵們還算賣力氣,李洪基至今還沒有攻破城墻,再等三天,等城里的火器使用光了,我就不信福王不肯找我買火藥跟炮子。”

    云昭皺眉道:“我沒想加大李洪基攻破洛陽的暗度,所以,火藥,炮子是不會給的。”

    錢少少道:“這就是一個說法,我拿到錢之后當然不會給福王火藥跟炮子,即便是有火藥跟炮子,也是賣給李洪基的貨物,最多讓福王使者在交錢的時候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云昭點頭道:“李洪基占據了洛陽,我們跟朝廷之間的聯系就會斷開,秘書監的人認為,這樣方便我們藍田縣做很多事情,尤其是界碑,也不用偷偷摸摸的跑了,可以正大光明的豎在那里。

    弄錢的事情要快,寧夏鎮等這筆錢用已經等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錢少少郁悶的道:“等洛陽城破的時候,我們安排在福王府里的人手就能趁機轉移福王府的財貨了,為什么一定要我現在就去騙錢?

    反正都是你的錢!”

    云昭抬頭看了錢少少一眼道:“是藍田縣的錢!我要那么些錢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岳陽那里又給你送來了好大一筆錢,你為什么不用這筆錢?”

    云昭冷聲道:“你在教我怎么做事情嗎?”

    錢少少瞅瞅四周,看到了一群冰冷眼神,連忙道:“好,好,這就去,這就去,我親自走一遭洛陽。”

    云昭道:“洛陽如今兵荒馬亂的你去洛陽做什么?”

    錢少少憤怒的道:“福王看不見我,如何會掏錢?”

    云昭道:“那是你還沒有把福王逼急,動動你的狗腦子,告訴福王不用自己全部出錢,賣火藥跟炮子是為了整個洛陽城的人。

    他只需要站出來,告訴所有的富貴人家,不出錢就是個死!”

    錢少少安靜了下來,瞅著云昭道:“那你不僅僅要福王的錢,也要那些大戶人家的錢是吧?”

    云昭淡淡的道:“他們不肯搬家來關中,就是對我的冒犯,懲處一下有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們剛剛沒收了大戶人家大量的土地,這個時候,那個有錢人敢進來?”

    云昭抱著雙手笑道:“生命安全是錢能衡量的嗎?他們完全可以不來。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快3-Home 安徽快3-推荐 北京快3-欢迎您 重庆快3-Welcome 河北快3-推荐 湖南快3-上海快3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河南快3-Welcome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